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第536章 叫你嘴賤


      小說:耕農人家:山里漢,俏娘子   作者:依依蘭兮   類別:經商種田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      推薦閱讀: 一劍飛仙| 神藏| 顫栗世界| 冠軍之心| 不滅龍帝| 巫神紀| 絕世天君| 真武世界| 極品仙師| 五行天| 怒瀚| 極品仙師| 玄界之門| 我的鄰居是女妖
        里正家今日十分熱鬧,除了里正,村老、族老也來了幾位,還有幾乎滿村家家戶戶都有人跑來看熱鬧。
        看到蘇錦和許溶月來了,一雙雙眼睛齊刷刷的看過來。
        蘇錦雖然不在意,心里到底有些苦笑。
        秦朗不在了,她就是一塊肥大的羊肉,誰都想來咬一口。
        “呸,真不要臉,你們看看她,干出這種事兒來還有臉見人,我要是她,早就一頭撞死了!”方氏的娘家嫂子何氏小聲嘀咕。
        有人便笑道:“喲,你這話就有點不太講理了啊,咱村里誰不知道當初還是你小姑子把人蘇氏給帶回去的呢,若不是蘇氏失憶了,哪兒能任由擺布?”
        “就是啊!”
        何氏卻道:“呵,任由擺布?這話好笑了!她真要是個任由擺布的,能那樣對秦家人、對我家小姑子和我們家?什么失憶,我看八成是她裝的!”
        蘇錦冷冷朝她睨了一眼,何氏下意識縮了縮脖子往旁邊人身后一躲。
        察覺到自己竟然怕了蘇錦,何氏又惱羞成怒起來,若是以前也就罷了,可是現在,沒了秦朗撐腰,她就是個寡婦,那齊家人肯定也饒不了她,憑什么自己現在還要怕她?
        “有的人真是不要臉呀!明明有未婚夫還敢背棄婚約偷偷嫁人,真是水性楊花啊!這種無媒茍合、不知羞恥的人,就該去浸豬籠!呸,人模狗樣的還好意思出現在人前!”
        蘇錦忍無可忍,撥開眾人沖到何氏面前冷冷道:“你在說誰?”
        何氏有些膽寒,梗著脖子道:“說的就是你,咋啦?你敢做還不讓人說?”
        “你確定齊家人說的是真話?里正都說了此事還要查明,你憑什么確定?你以為你是誰?好,既然你敢這么說,走,跟我到里正跟前去說個清楚!”蘇錦一把拽著何氏胳膊。
        許溶月見了也來幫忙,冷笑道:“我看你別不是跟齊家人是一伙的吧?阿錦幫了全村人,偏偏把你們一家子不成樣的排除在外,你這是懷恨在心,勾結外人想要害了阿錦好圖謀好處是不是?很有這種可能啊!”
        眾人轟然起來,議論紛紛,看著何氏指指點點,還別說,這種可能還真有可能。
        何氏頓時急了:“你別冤枉人!我沒有!”
        “怎么?你口口聲聲往別人身上潑臟水就可以?別人說你就是冤枉你了?你以為你是誰?你這種口舌生瘡、嘴里無德的惡婦才應該浸豬籠!”許溶月恨極了何氏。
        “我沒有!齊家人敢找上門來,這不明擺著她有問題?我憑啥不能說?你們干什么,放開我,我不去!”
        蘇錦和許溶月哪里肯放她?不由分說揪著她走。
        里正早已帶人出來看,見狀喝住,問怎么回事。
        許溶月快言快語把前因后果都說了,“里正,這事還沒定論,可是這惡婦,就敢如此污蔑阿錦,之后就算證實了這事是無稽之談,阿錦也必定為謠言所傷,她何其無辜,這對她不公平,請里正為她做主!”
        “何氏,你剛才真那么說了?”里正大怒。
        齊家人卻頗為得意,他們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
        齊老頭正欲開口,里正盯著他淡淡道:“這是我們村的事務,我管教村里人,還請外人不要胡亂摻和。”
        齊老頭干笑:“這也跟我們齊家有關,怎么是瞎摻和呢?”
        蘇錦冷冷道:“跟你們有什么關系?別以為我蘇錦好欺負就敢上門招搖撞騙!你們到底是不是騙子,自己心里有數。里正伯,跟齊家的賬等會兒再算,請里正先為我做主。”
        里正點點頭:“何氏,你說?”
        何氏哪兒敢說,漲紅著臉動了動唇說不出話來。
        她哪兒想得到蘇錦都落到這個地步了,還敢橫生是非、還會因為一句話跟她過不去?
        她就是圖一時痛快,誰知道——
        “何氏,這么多人都聽見了,你還有什么可說的?到底是不是你說的?”
        何氏抵賴不過:“我是說了,可我也沒說錯啊,要不齊家人怎么會找上門來?分明就是——”
        里正:“齊家這事還沒有定論。”
        何氏:“......”
        里正:“道歉。”
        何氏顫抖了一下,“我——”
        “道歉!”里正怒了,冷冷道:“何氏,我們村里容不得造謠生事的長舌婦!你想進祠堂反省嗎?”
        “不、不!”何氏心里氣恨極了,忍著一肚子氣看向蘇錦:“對不起......”
        蘇錦哼了一聲,揚聲向里正道:“里正伯,我決定捐款在村里建一座學堂,所有十二歲以內的孩子全部免費上學,所有費用我全都包了!包括請先生的束脩!但是,學堂不準收方家的人!二十年之內都不準收方家的人!哪怕他家愿意掏錢,也不準收!里正如果答應,我就捐款,不然就算了!”
        何氏臉色大變,“蘇氏你、你——”
        蘇錦冷冷睨了她一眼,向里正道:“我的要求就是如此,里正伯您考慮考慮吧。”
        里正暗自苦笑,同情的瞟了何氏一眼,活該,作吧,作吧,終于又把自己給作死了吧?
        哪里還用得著他考慮?他要是敢說不答應,村民們都饒不了他、族老村老們也饒不了他。
        果然,村民們都歡呼起來,紛紛叫嚷著讓里正答應。至于何氏?哪兒還有人理會她?
        而之前有那么幾個幸災樂禍也想要說一兩句落井下石的話的人,見狀全都緊緊的閉上了嘴巴。
        “好,謝謝你,蘇氏,這事兒我答應了。”里正順應民意,點頭答應。
        村民們一陣歡呼。
        蘇錦消瘦憔悴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:“等這件事結束,村里劃一塊地,學堂可以立刻動工!”
        “好!太好了!”
        “蘇氏真是大好人呀!”
        “是啊,有她在,真是咱們小河村的福氣。”
        “就是,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。”
        齊家人臉色十分難看。
        齊三郎氣急敗壞:“蘇氏,你這賤婆娘憑啥花我家的錢?”
        許溶月哈哈一笑:“我說,你是不是傻呀?別說你們一群騙子,跟阿錦根本半點兒關系都沒有。就算真是未婚夫妻,阿錦花自己的錢,還用問你?你家的錢?哈哈,你好大的臉啊!”
      贵州快三一定牛
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  开元棋牌漏洞 彩客 德国有赛车彩票平台 MG线上娱 老时时大小单双 在线2元网买彩票 7080棋牌游戏 投资三天计划必出 重庆时时号码查询结果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