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第367章 他已經變了


      小說:裙上之臣   作者:青銅穗   類別:古典架空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      推薦閱讀: 一劍飛仙| 神藏| 顫栗世界| 冠軍之心| 不滅龍帝| 巫神紀| 絕世天君| 真武世界| 極品仙師| 五行天| 怒瀚| 極品仙師| 玄界之門| 我的鄰居是女妖
        王府水榭里,露臺上茶香四溢,水岸楊柳與桃花相映成畫。
        侍衛在岸上遠遠站著,楊肅與顧廉在湖心相對而坐,氣氛靜下來已經有一刻鐘之久。
        有燕子貼著水面飛過,顧廉扶杯打斷了這股寧靜:“如果說當年錢家和盧家是傅容負責的,那為何傅容又會與凌晏遇上凌晏的死,究竟怎么回事,還請王爺直言。”
        楊肅勾唇:“顧大人直到今日才來尋本王,定然也是已經有所收獲。大人不妨先說說你查到了哪里”
        顧廉撐膝,說道:“王爺這些年在外歷練,見識手段都超人一等,讓人欽佩。”
        “只可惜本王遇到的是顧大人,有顧大人的老練在前,本王哪里敢稱什么見識手段”
        顧廉微頓,執壺給楊肅添起了茶:“傅容年少英材,歷來頗得皇上喜愛,按說以沈將軍與王爺的關系,不該有他挾持沈將軍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        “這次不但是挾持,且還試圖謀殺,難不成,是皇上忌憚沈將軍背后的凌家,所以出此下策”
        佟琪這時候在棧道上輕咳,得到允許后過來彎腰耳語了幾句。
        楊肅聽完沉思了會兒,揮退他之后往對面看去:“顧大人年歲長我與傅容許多,也是個老燕京人了,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過廣威侯昔年生長子傅容時,曾經遭遇難關,傅容出生時一度傳出夭折的消息”
        顧廉神色微頓,隨后撩眼:“聽說過,但后來聽說又活過來了。正因為這一劫,所以傅容頗得他們老太爺老太太的寵愛。”
        楊肅道:“可是傅家那個孩子,是真的夭折了。”
        說著他拿出張紙推向對面:“照這個地址去找,傅家墳園東面鳳凰樹下有座小墳,上面刻著傅家第十一代孫。但你查遍傅家十一代所有子孫,不會有這個人存在,包括他們家族譜上也沒有。唯獨對得上號的,就是廣威侯原配生的這個兒子。”
        顧廉也算是老練圓滑,今日來前也作好了準備,此刻聽到這里,也仍是禁不住神色恍惚。
        “原來如此。”他喃喃道。
        楊肅揚眉:“昨日朝上沈將軍已經透露過很多事情,顧大人如今想必已經知悉,皇上為什么要對沈將軍下手了吧”
        顧廉到底見慣風浪,雖是這樣震驚的消息,他也很快地恢復了淡定。略凝神,他說道:“王爺擁有如此重要的把柄,若是想除去傅容,不是很容易的事嗎”
        楊肅笑道:“這么刺激的事情,怎么能不邀上我太子哥哥和顧大人一起”
        顧廉也笑了下。
        ……
        傅容隔著龍涎香的煙霧望著皇帝,窗外陽光明媚,深殿里兩個人神情卻不甚明朗。
        “你是說楊肅要跟顧廉合謀”皇帝緩慢的語氣里透著寒意,“顧廉即便是去到晉王府,也不能表示他們就聯手,顧家是條毒蛇,咬上就甩不掉,楊肅不會不知道!”
        “可是子澶手上如今有兵權,他不像父皇,父皇想跟顧家來硬的,沒有十足的把握,勛貴們不會附和,日前榮胤的態度就是例子。
        “可凌馮榮三家已經明言給晉王府撐腰,只要顧家敢妄動,那幾家手上幾萬兵馬可立時揭竿而起。”
        傅容將手里卷宗遞過去:“這是兒臣掌握到的三家最新的動向。榮胤于上月就已經開始在衛所調整兵陣,帶領徐瀾等將領一道參研攻守方略。可見在我們向沈長纓動手之前,他就已經在做準備。而這個徐瀾,就是徐耀的兒子。”
        皇帝看完,怒意已經浮上來:“你是說,榮胤他們要攛掇楊肅起兵!”
        “沈纓和凌家要報仇,榮胤和馮家與凌家又共進退,子澶在京外多年,哪里能如他們這般老謀深算
        “尤其當他們猜知了兒臣身世,恰好可以以儲位危機挑撥子澶,有了子澶這個正經的皇子為幌子,他們以肅正皇室血統為名殺死兒臣滅掉傅家,再挾天子以令諸侯,也就名正言順了。”
        傅家說到這里頓一頓,又接著道:“顧家為什么要死頂著東宮不放是因為他們知道太子不占著東宮,來日等父皇占據贏面,他們則必死無疑。
        “簡言之他們怕的還是君為臣綱四字,倘若能與晉王府聯手,除去了我這個隱患之后,要挾制住父皇何等容易
        “到那時候,雖然晉王府勢力強,但他們也不必再顧及父皇,而誰又敢肯定楊肅一定會贏呢倘若楊肅敗了,這江山,可就妥妥地要改姓顧了。”
        桌面傳來啪地一聲,皇帝一掌拍在桌上,杯盤折子所有的東西全都跳起來。
        皇帝站起來,望著半啟的窗外刺目的陽光。他心里涌動著一股氣,不能抑制地從身軀和四肢躥向心口,又從心口急速地沖向腦門。
        沒有任何事情比皇位傳承受到威脅更令人憤怒,傅容或許是危言聳聽,但也不乏有這種可能。
        他想起楊肅在湖州時對執意要娶沈長纓的態度,當時他未強制他如何,不過是想著他回京之后深入朝堂,會明白他的執著有多么幼稚。
        在知道他在沈長纓手里栽了跟頭時,他一度放了心,卻沒有想到沈長纓會主動找到他,還會以拼命的方式替他拿下五城兵馬司。
        他一頭栽進了沈長纓的溫柔鄉,沈長纓說的話,他還有什么不會聽呢
        更何況傅容的提前暴露,還是因為她和榮胤!
        從楊肅十歲起,他就只給他樹立一個目標,那就是讓他幫著干掉顧家,前十二年他都很讓他滿意,可如今顧廉登門晉王府,這就說明他已經變了。
        他在原地轉身,逆光望著傅容:“你想公開身世”
        傅容扶桌站起來:“時至如今,父皇不覺得讓兒臣公開身份,才是唯一最有利的出路么
        “保住兒臣,父皇的安全才會有更多的保障,而眼下保住兒臣的唯一辦法,就是公開我的身世,讓兒臣能夠像楊肅一樣,堂堂正正地站在宮中,以皇子的身份保護父皇,和楊家的江山!”
        http:///txt/83567/
        。_手機版閱讀網址:
      贵州快三一定牛
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tr id="omtrd"><object id="omtrd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omtrd"></em><em id="omtrd"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omtr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l id="omtrd"></dl>

              免费刮刮乐在线试刮 上海时时11选5 518彩518彩票骗局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单机捕鱼机游戏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福建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山西太原福彩快乐十分 手机斗牛游戏 海南11选5开奖记录